母与子—陈丹青

母与子 陈丹青 74.5×100.4cm 1986年

画家简历:

陈丹青,1953年生于上海,1970年至1978年辗转赣南与苏北农村插队落户,并自习绘画。1978年他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文革后首届研究生班,198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留任油画系第一工作室。1982年,陈丹青以自由画家身份移居纽约。2000年回国后作为清华大学特聘教授之一,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主持“陈丹青工作室”的工作。2004年末提请辞去清华美院教授职务。著有《退步集》、《荒废集》、《笑谈大先生》、《多余的素材》等多本文集。

出版:

《我与西藏组画》陈丹青 今日美术馆出版社 2009年

作品鉴赏

  《母与子》是陈丹青最富盛名的《西藏组画》7件作品之一,其余六件分别为《进城·1》、《进城·2》、《康巴汉子》、《朝圣》、《牧羊人》、《洗发女》。这些作品创作于1980年,是画家当时在中央美院研究生班时的毕业创作,也是他第二次进藏区的成果。在20世纪70年代末,陈丹青先后两次进藏,这两次的藏区之行对他的艺术道路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也为陈丹青在新中国美术史上赢得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陈丹青的第一次进藏是在1976年,当时刚刚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国画系的学生黄素宁志愿赴藏,代表自治区美术机构到宁商借调了还在插队的陈丹青与另外两人一同前往,协助当地画家进行革命创作。适逢“文革”最后一年,仍遵循当时的艺术创作模式,共四个月完成了《泪水萨满丰收田》《华主席和西藏各族人民在一起》《西藏人民欢庆打倒四人帮》三幅大尺寸作品。主题都为当年的国家大事。其中《泪水洒满丰收田》(以毛主席去世为主题)被送去参加1977年全国美展并入选,在只有一个美术展览,一本美术杂志的当时,陈丹青很快在圈内成名。也因此,他在次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在文革后的首届研究生班。

第二次便是1980年3月到6月间为创作《西藏组画》。《母与子》是画家摆脱“文革”教条、苏式油画和单幅主题大创作模式的第一件作品。在画家当时的日记中,被叫做“三个母亲”。1980年3月3日画家在日记里写到:一口气勾出“三个少女”、“三个母亲”、“三个谈话的女人”素描草图。激动不已,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自由,我终于学会像说话一样画画。3月27日:画“三个母亲”,意思渐渐出来了。这应该算是我过去十年来第一张真正的创作吧!4月6日:“三个母亲”将近完成,我得意地唱歌,照这样我可以带三张精致的画回去了。我好像从来没画过这么好看的,真正像一件作品的画。

而画家认为是“真正的创作”、“真正像一件作品的画”在当时还是受到了许多人的批评,有人认为《西藏组画》只能算作写生,因为这些画里没有典型情节、细节和人物来表达一个具有文学主题性的场景,所以不够成为挂进展厅的艺术品。1981年画家在《我的七张画》里面回应:“《母与子》是太像写生了, 就用几张速写拼成了油画, 然而, 这正是我的追求……绘画的使命本来就是描绘形象, 诉说眼睛和心灵对自然的感应, 所谓构思的概括、提炼, 本不该说得那么复杂,,这在艺术家只是一种选择而己。……而且, 美术界的许多次展览和大量作品已经证明过去给。‘创作’ 划出的圈子不那么起作用了。” 《西藏组画》在当时能够引起巨大的轰动,正是因为在这些作品里,排除了政治生活对日常生活的介入和干预,真实地再现了藏族人民及其生活场景。如画家本人所言,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当观众看到这些作品时,能被“作品的真实描写和人道感情所打动,感到这就是生活,就是人。”

因此,真实 才是画家的指导思想和创作原则。在画家眼里,那些散坐在地上哺乳的牧女特别具有美感。一个长相老实而单纯的牧女,在孩子的脑袋用力拱进她衣襟吮奶时,呆呆的出神的面容给画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画家看来,那些一辈子辛苦劳作的妇女,总是被人们画的经历饱满、笑逐颜开,而她们经常是疲倦、默不作声的。《母与子》的感人之处也在此,从疲倦的母亲、局促的孩子,到画面前方那凌乱摊着铜壶、铁锅的地面,都在画家的反复揣摩后,不加美化粉饰的,真诚地表现了出来。

此后陈丹青在一段时间内仍继续着西藏题材的绘画创作,他毕业后先留校任教,又在1982年以自由画家的身份移居纽约,先后与纽约瓦里森德利画廊和美国的“大中央画廊”签约,出售这些藏族题材作品。而陈丹青感觉到远离了高原,再也画不过之前那批,继续下去只会越来越差,于是在1987年停止了跟所有画廊的合作,潜心调整,在美国的众多博物馆中汲取营养之后,画家于1990年重拾感觉,一直创作至今,作品多是人体和人物肖像画,再无西藏题材。陈丹青自己也说道,《西藏组画》是他现在无法超越也不再企图去超越的一组作品。


分享到:
电话:029-81546413
地址:西安曲江新区大唐不夜城雁南一路9号曼蒂广场负一层南区
开馆时间:每周一至周日10:00-21:00
@2011-2016 MOCA 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