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1—方力钧

1999.2.1   方力钧   486×732cm   2009年

画家简介:

方力钧,1963年生于河北,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现居北京,职业画家。重要参展有:第六届全国美展、中国现代艺术展、中国新艺术展、中国前卫艺术展、后八九中国新艺术展、东方之路、东方之路、中国新艺术展、第四届亚洲艺术展、中国新艺术展、中国前卫艺术展、中国!透视:中国新艺术、是我、开启通道、开放的边界、新世纪的新现代主义等。

展览:

2007年3月31日-6月17日「后解严与后八九—两岸当代美术对照」国立台湾美术馆 台北 台湾 (展品为另一版数)

2007年「前进中国-1966-2006 Estella 收藏中国当代艺术」路易斯安那博物馆 汉勒贝克丹麦 (展品为另一版数)

20071215-2008日年113日《天行健—中国当代艺术前沿展》亚洲艺术中心 北京 中国 (展品为另一版数)


出版:

2001年《方力钧》湖南美术出版社 湖南 中国 (图版,第63页)

2006 《方力钧: 现在生命》CP Foundation 雅加达 印尼 (图版为展览照片,第160)

2007年《后解严与后八九—两岸当代美术对照》国立台湾美术馆 台北 台湾 (图版为另一版数,第173)

2007年《前进中国-1966-2006 Estella 收藏中国当代艺术》路易斯安那博物馆 汉勒贝克丹麦 (图版为另一版数,第60-61页;图版为局部,第59)

2007年《天行健—中国当代艺术的前沿》亚洲艺术中心 北京 中国 (图版为另一版数,第62-63)

2009年《像野狗一样生活︰1963-2008 方力钧文献档案展》卢迎华编 台北市立美术馆 视界艺术出版社 台北台湾 (图版为另一版数,第276)

作品鉴赏

方力钧强调说,水的题材很早便孕育在他的头脑之中,并且否认了是境遇的转变带来了这一题材性的变化,在一次谈话中,他就自己绘于1989 年的作品《油彩之四》谈论说:“在这个(作品)里面有我后来作品中光头和水这些符号。但我必须有一个选择。我个人特别想画水,因为水里的状态和当时的感觉是最贴切的,可在那个时候,光头对我来说会更有效力一些。”“对于我来讲,光头的重要性是取消了某个人的概念,把整体的人这个概念展现出来,而这会更强烈。在艺术史上,很少有艺术家把共性的人拿到前台来,可是共性的人的量往往是铺天盖地的。有了这些考虑以后,我就决定把水的作品往后推。另外的原因是我当时觉得水在技术上的难度太大。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明白人要做的事情不应该出于单方面的考虑,必须综合很多方面考虑。”他指出光头和水是很早就并存于他头脑中的两个意念,同时坦承了他在创作上所作的策略性选择,光头被赋予了话语的优先权。在他解释自己何以这样做时,可以看到这位画家对自我的一种冷静的操控和设计能力,而这种能力无疑是现代主义意识的一部分。从他自己作出的解释里,可以引申出“光头”和“水”是一体两面之事,光头代表着他对现代艺术偶然性的欲求,而水代表着他对永恒性的欲求,也是一次从外向内的迁徙。

1993年,方力钧开始将水作为表现的重要内容。然而,正如传统文字表述的那样,水的象征性质是难以言说的。对于方力钧来说,水首先是一个困惑,就像他早年的经历所给予的提示一样,方力钧对九岁误入深水池嬉水,险些被淹死的经历记忆犹新,以致被转换为持久的潜意识因素。对水的控制能力让自己充满喜悦与自由。到了1993年,方力钧终于可以大胆的跳进水中,他觉得他真的自由了。实际上,方力钧在水中放置了复杂的元素:自由,危机、达观与悬置,甚至性爱,如此等等。

借助于水,方力钧柔化了以往苦涩、坚硬的主题,其表达的重心从现实性主题转移到介于现实性主题与语言性主题之间的某个位置。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称之为“玩世现实主义的倒影”。 这类作品同时显示出他个性中清醒和理智的一面,当他独自面对自己的内心时,他对人生的无常和无助采取的是一种近乎旁观式的冷静态度,作品中的“潜泳”即作为他的这种态度的内心意象,把潜伏的某种预感和征兆用最日常化的场景表达出来,平静甚至华丽,但暗含了某种危机感。

此外,方力钧自上世纪90 年代后期以来制作了多幅巨大的版画。作为学版画出身的画家,方力钧一直期望在版画上有所突破,他的版画追求完整的独幅效果和巨幅气派。他使用工业电锯等工具进行工作,使他得以在巨幅的创作中保证了刀法的流畅、气势和语言的力度,尤其刀法力度的表现,迥异于油画、丙烯的无笔触感,显示了一种不凡的力量。


分享到:
电话:029-81546413
地址:西安曲江新区大唐不夜城雁南一路9号曼蒂广场负一层南区
开馆时间:每周一至周日10:00-21:00
@2011-2016 MOCA xi'an